临霁

hello这里是临霁wwwwwww

后山的各位麻烦今天安静点可以吗

·是拟蝉设定

·bug较多,实在忍不了了就当做私设吧哈哈哈哈

 

 

——1——

  中午的阳光温暖而和煦,蓝忘机悠闲地走了几步,准备喝几口甜美的树汁。

  突然,旁边的树干上响起一阵魔音:“在吗!在吗蓝湛!蓝湛在吗!蓝湛中午好!今天阳光真好对吧!蓝湛你怎么不说话啊!在吗蓝湛!蓝湛今天什么时候醒的!我今天起晚了没喝到露水好可惜啊哈哈哈哈!蓝湛在吗在吗!在吗蓝湛!”

  蓝忘机:mdzz

 

——2——

  蓝启仁是个刚退休的大学教授,任教期间以教风严谨刻板闻名。他这个人刻板无比,不解风情,于是一直没能娶妻。

  这人退休后感到无聊,就在乡下找了一座小别墅住了进去,小别墅后山长满了梧桐树。蓝启仁很是满意,给这地方取了个雅名,叫云深不知处。末了摸着山羊胡得意了好一会儿,觉得自己真是好文采。

  等到了夏天,蓝启仁终于得意不起来了,后山一片蝉叫声,他每次坐在窗前写字的时候都忍不住摔笔生气。但他毕竟是读过很多书的人,不能和市井小民一样冲到后山大吼大叫扬言不闭嘴就要砍光这片树林。

  他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一个他自认为聪明绝顶的好办法,和蝉讲道理。

  于是他编了一本《雅正集》,端端正正的用小楷纂抄好,刚开始画风还正常像个蝉可以做出的事儿例如什么不可喧哗不可斗殴,越到后面越奇怪,他发现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写下不可饭过三碗不可无端哂笑。于是他又抄了一份送到他原先任教的大学里去了。

第二天,这帮可怜的学子就一脸黑人问号的看着手中的4019条校规,一时间男默女泪。

  生活真是美好呢。

  蓝老先生也这么觉得,他现在找到了新的乐趣,那就是每日捧着《雅正集》到后山去给蝉讲学,自以为风光依旧,魅力不减当年。

  然而并没有蝉理他。

 

——3——

  魏无羡趴在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蓝启仁一个人在那儿摇头晃脑好不自在。忍不住对和他在同一棵树上的江澄问道:“江澄,江澄,你看这老头子,一个人在那儿自嗨,他干啥在?”

  江澄本就被他烦的不行,不耐烦地回:“还能干啥,企图用人类的圣贤道理教化我们呗。”

  魏无羡乐了:“嘿,他花样儿还挺多。也不瞅瞅咱们是啥玩意儿,谁会听他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在那儿得意洋洋,突然感觉自己被江澄撞了一下,心中正生气呢却发现江澄叫他看向旁边的那棵树。他一看,心中大骇:“蓝忘机这是在听讲学?妈耶,从前只知道他不喜喧嚣,从不撩拨姑娘玩儿,现在才知他居然这么厉害。佩服佩服。”

  江澄不屑:“错。审题错误。”

  魏无羡:“?”

  江澄扫了魏无羡一眼,不屑地说:“我说你审题错误,我的本意是让你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

“同样都是蝉,差距咋这么大呢。”  

 

 

——4——

  蓝忘机真心觉得自己在一帮被荷尔蒙灌满了脑袋的同类中真是一股泥石流。

  他洁身自好,他清心寡欲,他从不扯着嗓子到处嚎小姐姐,他全身上下都洋溢着一股优秀的气息。

  但他怎么招惹上魏无羡的呢。蓝忘机认为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追本溯源,还是魏无羡这只蝉太不要脸了。

  蓝忘机的树就在魏无羡旁边,每日不得不忍受着他聒噪的嗓音,盼他早日找到天定之蝉、倾心之蝉,从此闭上嘴巴,普天同庆。

  

  这天,蓝忘机正在悠闲地进食,而魏无羡又在旁边鬼哭狼嚎求小姐姐来找他玩儿。蓝忘机早已修成自动屏蔽魏无羡的神功,魏无羡嚎了好一阵了也没看到一个小姐姐,心中怅然。突然看到蓝忘机,兴奋地像只苍蝇一样直搓手。心想,这下好了,有乐子可以玩儿了。便飞到了蓝忘机所在的那棵树上,懒懒地吸了一口树汁。

  蓝忘机正在疑惑魏无羡怎么不发声了,突然感觉右翅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他这只蝉特别不喜接触,当即反应极大地转过了身,对罪魁祸首怒目而视。

  魏无羡看他反应这么大,吓了一跳。忙说:“哎你怎么这样啊,不就不小心碰了一下嘛,生这么大气是做什么,我向你道歉好了吧。”

  见蓝忘机不说话,他又说:“你这棵树真难吃,真不知道你怎么吃下去的。要不要去我们那边试试,我们那棵树可好吃啦!哎你怎么还不说话,哦我明白了,你原来是个小哑巴,难怪看你整天怏怏的也不找姑娘玩儿。你就适合和那个老古板做一家人,你们肯定上辈子是亲戚,都是因为找不到姑娘所以孤独终老了哈哈哈哈!”

  蓝忘机忍无可忍,大吼一声:“滚!”

  魏无羡见他真的生气了,忙飞了回去,一边溜还一边直叨叨:“滚就滚,我最会滚啦!蓝湛蓝湛!你真有意思!下次我还来找你玩儿!”

  一听这个讨厌的家伙还要来找他,蓝忘机一个头两个大。

 

——5——

  魏无羡果真言出必行——只是不知道究竟该不该夸夸他这一点。每天蓝忘机都可以听见他撕心裂肺的喊叫:“在吗蓝湛!蓝湛!在吗!在吗!蓝湛在吗!在吗!在吗!”

  蓝忘机:mmp

  而且他还时不时就来蓝忘机这边晃一晃,当然从没收到过蓝忘机的好脸色,每次都是被冷冰冰地怼了回去。

  终于,蓝忘机的哥哥蓝曦臣终于受不了蓝忘机这爱理不理的态度了,就在某次魏无羡骚扰蓝忘机未遂只能垂头丧气离开时,他看着魏无羡的背影,对蓝忘机说道:“忘机,人家既来找你,需好好待客,不可如此。”

  蓝忘机正准备告知自家兄长魏无羡的轻佻作风和惹人讨厌的个性,却听到蓝曦臣又说:“而且,你不是很希望他来找你吗,每次他来你都这么高兴,怎么不好好对人家?”

  蓝忘机僵住了。他似乎想为自己辩解几句,突然发现自家兄长大人的注意力似乎转移了。

  蓝曦臣侧过身子,好像在认真听着某只雄蝉的呼唤声。

  蓝忘机:“?”

  然后蓝曦臣张开翅膀,飞走了。

  蓝忘机:“?”

  天啊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他温文尔雅知书达理款款温柔的兄长大人会因为别的雄蝉的鸣叫就飞走啊为什么啊?

 

  这个世界真奇怪。

 

  更诡异的是,蓝曦臣回来的时候一脸的春风拂面意犹未尽是怎么回事?

 

  无视了蓝忘机见鬼一般的眼神,蓝曦臣心情超好的安慰他:“你自己好好想想我说的话吧。”

 

——6——

  第二日午后,魏无羡果然一如既往的来碍蓝忘机的眼了。

  他先落到蓝忘机所在的这棵树上,然后慢慢悠悠地朝蓝忘机爬去,一边爬还一边念念叨叨:“蓝湛啊!我来找你玩儿了!你怎么不理我啊!蓝湛啊!我来玩儿啦!”

  他本来就不指望蓝忘机会回他,自得其乐蹭到蓝忘机身边,恶意的张开翅翼碰了蓝忘机一下,本以为蓝忘机会厌恶的叫他滚开,可蓝忘机一动不动,反而叫魏无羡无所适从了。魏无羡以为蓝忘机遭遇了什么意外,就凑过去问他:“嘿蓝湛!你怎么了!蓝湛啊!蓝湛!你今天怎么不叫我滚开啦!”看蓝忘机还是无动于衷,魏无羡急了,什么话都往外蹦:“你是不是和女孩子表白失败啦!唉!蓝湛啊!不是我说啊!男人嘛!脸皮不要这么薄!一次失败没什么大不了的机会多的是!你说是不是?蓝湛?蓝湛?”

  他看着蓝忘机突然朝他走来,蓝忘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7——

  蓝忘机听着旁边树上传来的噪声,开始思索昨天的那个举动带来的结果究竟是好是坏。

  “蓝湛!在吗在吗!蓝湛早上好!今天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空气清新!蓝湛在吗在吗!我今天起得可早了喝了露水!早晨的露水果然不一般!甜的!蓝湛蓝湛!在吗!你听到了吗蓝湛!蓝湛在吗在吗!”

 

  魏无羡正准备继续喋喋不休的说下去,突然听到一阵小小的蝉声,他便噤了声,听到那只蝉说:“嗯,我在。”


——————————————————————

所以最后也没有点明兄长大人究竟跟哪只雄蝉跑了x




此生无湛

·血洗不夜天

·如果世界上不存在蓝忘机


  黑夜阴沉沉的,好似有什么东西趴在天上将这天空压得极低。看不见一颗星星,也看不见月亮。不夜天城已是血洗满地,只只凶尸伴随着嚎叫冲出地面。空气中满是浓稠的血腥味,所有人都红着双眼,面目狰狞,恶狠狠地盯着包围圈中一袭黑衣的魏无羡,口中恶毒的诅咒如潮水一般向他压来。若仅凭这些凶狠的眼神和言语就可以杀人,只怕他早已被碎尸万段。

  “魏无羡你丧尽天良!”

  “魏无羡你不得好死!”

  但是都无所谓了,因为他们下一秒就被一只只骨手扼住了咽喉。

  魏无羡就站在他们的包围圈中间,阴虎符被他托在掌心,他肆意地大笑着,张开双手抬起头,眼中有诡异的波光流转。他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一心只想让所有的一切都消失。

  当然也没有注意到,毕竟是三千修士,凶尸的数量正在慢慢减少。

  突然,一支羽箭刺中右腿,魏无羡像是稍稍有些清醒了,他有点愣愣地看着周遭的走尸逐渐被清理干净,箭雨终是迎面而来。

  不对。

  这不对。

  一定有什么不对。

  不知为何,他的眼前朦胧出现了一道白色身影,那人虽浑身浴血,可周身仙气不减分毫,手中仙剑花纹古朴繁重。那人朝他伸出了手,似是要带他离开这片地狱,给他救赎。

  他模模糊糊地想,若真是有这样一个人,他定是要伸出双手,欣然随那人而去,与他相拥,从此余生便不离不弃。他觉得应该会有这样一个人,来给予他救赎,带他走,带他离开这片地狱。他焦急地等待着。

  可是没有这个人。没有人来救他。

  万箭穿心的同时,也带来了心中的绝望。

  魏无羡悄无声息地倒下,扬起了小小的一片尘土。